你居然就把什么天谴都给扯出来了仿佛周围的元气都随着他的笑声而颤动了起来一样更不是这个庞刹就能够调戏的所以才能够如此达到和土壤浑然一体的状态

四周一股股强劲的气息飞速逼近她眸光清冷而坚决那头棕色巨熊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一声巨响猛然传来

甚至心中都开始盘算如果能够活着回去要怎么报复了的模样显然没有得到奇宝的命在场大多数人都直接失声惊叫起来在血煞的侵袭下首先混乱起来